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8月7日消息,生态保护学者大力呼吁人们马上行动起来,保护即将灭绝的寄生虫。他们说,这些生物对环境至关重要。

  寄生虫,顾名思义,即寄生在其他生物体内的生物。美国研究人员解释说,寄生虫的“名声不大好”,也因此常被认为是需要消灭的生物。

  虽然名声不好,但其实已知的寄生虫中只有4%会感染人类,而且大多数寄生虫对生态环境起到重要作用。比如,有些寄生虫可以调节野生生物数量。要是没有寄生虫的话,这些野生生物恐怕会大肆繁衍,最终变为害虫。

  最近,大约有十二位主要的寄生虫生态学杰联合发表了一篇论文,为这些不受待见的生物制定了一项雄心勃勃的全球保护计划。该团队为保护寄生虫列出十二个目标。这些目标,不仅要保护寄生虫,同时也不能危害人类健康或已驯化的“宿主”物种,即寄生虫寄生的生物。

图为Ribeiroia ondatrae,是一种导致两栖动物肢体畸形的寄生虫。研究人员的保护计划中未收录任何可感染人类或家畜的寄生虫。

  华盛顿大学水产和渔业科学院助理教授切尔西•伍德说:“寄生虫是一种极其多样的物种,但作为一个种群,我们不认为这种生物多样性有价值。而本论文的重点是为了强调,这些寄生虫和它们发挥的作用正逐渐消失,而我们甚至都没来得及去了解它们。”

  寄生虫是生活在其他生物上或生物体内的一种生物。这些被寄生的生物叫做宿主(或寄主)。寄生虫会吸取宿主营养,严重时会导致宿主死亡。寄生虫通常也与致命疾病有关。于人类而言,疟疾便是一种众所周知的寄生虫病,每年导致成千上万人死亡。

  有害的寄生虫名声太差,导致其他一些不那么危险的寄生虫也无辜受牵连。比如,榭寄生这种寄生虫,它不像其他植物那样,可以自己制造食物。因为没有根,它不能从土壤中汲取营养。所以,榭寄生只能寄生在其他树木上,直接从树干上吸取食物和水分。

  一般来说,寄生虫过完自己的一生需要依赖两个或多个宿主物种。比如,有些寄生虫先是感染鱼类或两栖动物,最后必须寄生到鸟类身上才能繁衍。

  研究人员说,这些寄生虫寄生的方式“非常有心机”。它们一般会控制第一个宿主的行为或者甚至解剖第一个宿主,让宿主更容易被吃掉。比如大家都听说过的弓形虫,它属于寄生真核生物。已知的是,弓形虫可以消除啮齿动物对猫的恐惧,降低它们对猫的警觉性,从而提高它们被吃掉的概率。这样,猫吃掉啮齿动物的时候,寄生虫也可以顺利过渡到最终宿主——猫的身上。

论文作者制定了下一个十年的十二个目标,旨在通过一系列研究、倡议和管理促进寄生虫的生物多样性保护。

  研究人员还表示,人类大约只识别了10%的寄生虫,意味着我们对另外90%的寄生虫所知甚少,更不用说保护它们了。

  未来十年,研究人员制定了十二个目标,以促进对寄生虫的保护,其中包括在未来十年内描述全球一半的寄生虫。他们说,分类学描述可以给物种进行命名,这是物种保护的重要组成部分。

  “物种没有名字的话,我们就没办法保护它们,”来自乔治城大学的论文合作者科林•卡尔森说,“过去几十年来,我们已经命名了大多数动植物,但科学家到目前为止发现的寄生生物仅占地球上所有寄生生物中的一小部分。深海、深空以及地球上所有物种体内的世界,是最后等待探索的领域。”

  这十二个目标还包括获得对寄生生物物种的法律保护;数字化寄生生物资源,以便全世界更方便地访问这些资源;在小学和中学教育阶段引入寄生虫学习。

  还有一个目标是扩大全球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IUCN红色名录)对寄生生物物种的收录范围。IUCN红色名录是全球生物物种保护现状最全面的名录。

切尔西•伍德(图右)和她的研究团队在田野考察。包括伍德在内的约十二名主要的寄生虫生态学家在《生物保护》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提出针对寄生虫的全球保护计划。

  研究人员强调,他们的保护计划中没有收录任何可感染人类或家畜的寄生虫,因为他们认为应对这类有害的寄生虫加以控制,以保护人类和动物的健康。

  该论文发表于《生物保护》杂志上,是专门研究寄生虫保护的特别专题的一部分。

  切尔西•伍德是该系列中一项研究的主要作者。伍德的研究发现,寄生虫对环境变化的反应可能十分复杂。环境变化可能会同时导致某些寄生虫的大量繁殖以及另一些寄生虫物种的彻底消失。

  “我们需要认识到,寄生虫类群之间对环境变化的反应是多种多样的,我们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所有寄生虫要么都逐渐灭绝要么都野蛮生长。目前的难点是弄清楚哪些特征可以预测哪一类寄生虫数量会因为生物多样性降低而减少,哪一类寄生虫数量会因此而增加。”

双盘吸虫是一种寄生扁虫,以腹足类动物为中间宿主

  伍德的实验室正在尝试从时间上重构寄生虫的历史,记录哪些寄生虫数量增加了,哪些减少了。

  然而,可用的寄生虫历史数据少之又少。没有这些信息,保护寄生虫也无从下手。

  通过分析鱼类的博物馆标本,研究人员正尝试识别和计数在不同时间和地点的标本中发现的各种寄生虫。

  “这些动物标本好似寄生虫的时间胶囊——我们可以打开“胶囊”,找到鱼类死亡时感染的寄生虫。通过这种办法,我们可以重构和恢复之前几乎不可能获得的信息。”(匀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